苍月女奥特曼啊就是那里快嗯别停_一女n男全文h多

杨倩跟周庆平结婚两年了,夫妻间亲热的次数屈指可数。 周庆平今年四十五岁,在八里坪村承包了一片果园,家里富得流油,但没有人知道他有一个难以启齿的隐疾。 https://www.lancentcn.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464.jpg 大概是长年饮酒的关系,周庆平的身体早就垮了。 刚结婚那会,周庆平还很有兴趣,晚上偷偷摸摸吃颗补药,能把杨倩弄得整晚睡不着觉。 后来他听说这种药非常伤身体,再加上热头劲过了,索性就不再折腾。 每天不是上镇里开会,就是找人谈生意,回家后倒头就睡,对千娇百媚的妻子无动于衷。 他偶尔也有兴起的时候,在杨倩身上磨蹭两下,连门口都没进去就完事了。 这就苦了杨倩,正值如狼似虎的年纪,却天天晚上守活寡,心里别提多难受。 可周庆平提供的物质条件让她舍不得离婚。 她以前是镇里一家五金厂的包装女工,每天累死累活不说,还得挨车间主任的骂。亏得她长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被周庆平一眼相中,风风光光给娶进门来。 杨倩还以为这是新生活的开始,哪想到这男人竟然是个窝囊废。 日子就这么毫无盼头的熬着,每到晚上,她就想得睡不着觉。 前阵子村里准备把祠堂翻新一下,从外地请了两个泥水工,就在他们家那两间闲置的旧屋住着。其中一个叫齐皓的年轻人,长得人高马大,皮肤黝黑,干活时那腱子肉被汗水一泡,浑身都像是能喷出火来。 杨倩只看了一眼,就心猿意马,再也忘不了。 这天晚上,周庆平躺在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她偷偷爬起来去卫生间。 农村的房子矮,卫生间都盖在外头,白墙黑瓦的一间。 她把门掩上,对着镜子缓缓脱下睡裙,露出白皙完美的胴体。 纤细的腰身,吹弹可破的肌肤,修长白嫩的长腿,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颇有几分城里姑娘的风韵。 三十二岁的杨倩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花,迫切需要有人来采摘。 她面对镜子,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手不停往下移,终于来到…… 红唇微启,眼神暧昧,神情迷醉。 她坐在板凳上,身体忍不住颤抖。 这时她看见水槽里扔着一条深蓝色马裤,很像齐皓平常干活穿的。 杨倩伸手拿起来,意乱情迷的放到鼻子下面,一股夹杂着汗水的腥味直冲鼻腔。 这种年轻且成熟的味道,她已经太久没有体会过了。 她想起自己以前交的的男朋友,每天都有用不完的体力。 宿舍,小旅馆,人迹罕至的树林,都留有他们欢好的痕迹,而她每一次都会得到满足。 如果不是因为钱的问题,他们或许就不会分手。 人就是这么现实,她屈从于金钱的诱惑,所以才选择了这条路。 杨倩伤感地叹气一声,加快手里的动作,只能用这种方式抚慰自己。 她把那条裤子拿在手里,脑海里出现齐皓精壮的身体,想着他咧嘴叫自己“嫂子”时的憨厚模样,快感顿时像电流一样穿透全身。 很快的,她瘫软到地板上,浑身直打哆嗦。 高潮余韵未去,她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她用手里的裤子擦了擦下面,然后费力地站起来。 腿还是软的,她看着手里粘嗒嗒的裤子,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脸庞不禁一红。 真是要命噢,居然幻想一个包工…… 杨倩怕被丈夫发现,急急忙忙把这条裤子丢进洗衣槽,对着镜子整理衣服。 镜子里的女人面色潮红,娇艳欲滴,浑身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她没有注意到,虚掩的卫生间外面,一双通红的眼睛已经盯着她看了很久。 门外这个人就是村里请来的包工齐皓。 齐皓今年二十八岁,是一名泥水工,跟同伴一块包了八里坪的活,周庆平家里正好有两间空屋,就租给了他们住。 第一次见到杨倩时,他就对这个美艳性感的少妇一见钟情。 山沟沟里藏着只金凤凰,哪个男人能抵得住? 晚上他被这念头憋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起来想找点东西吃,路过卫生间时听见里面传阵阵奇怪的声音。 “嗯~~啊!” 齐皓奈不住好奇心,轻手轻脚靠近,透过门缝居然看见杨倩赤身裸体坐在凳子上。 他的眼睛顿时直了。 齐皓长年在外面干活,没个女人肯跟他,不到三十的小伙,每天就靠干活发泄精力,早已经憋得浑身冒火。 而现在,心目中的女神居然三更半夜躲在厕所里干这档子事…… 齐皓死死盯着浴室里香艳的画面。 血液似乎都涌到下面,齐皓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啊!” 突然,杨倩发出一声低叫,身体瘫软到地上。 齐皓加快动作,快感如山爆暴发般直冲脑门,他迅速捂住自己的嘴,在杨倩发现之前闪到旁边。 杨倩整理好衣服,从卫生间走出来。 她隐约闻到空气里有一股熟悉的腥味,疑惑地左右看了一眼,但天色太黑,她没发现什么异常,扭着腰肢走向里屋。 院子很空旷,月光朦朦胧胧洒下来,齐皓躲在墙角,大气都不敢出。 他盯着杨倩睡裙下曼妙的身体。 风一吹,那裙摆微微飘动,美丽的胴体跟着若隐若现。 由于快要睡觉了,杨倩没有穿胸罩,薄薄的布料完全没有办法遮挡住那对峰峦。 它坚挺饱满,若隐若现,随着呼吸有节奏的颤动着。 仿佛马上就要挣脱束缚,完全裸露出来。 真是个极品货啊,跟他以前那些姘头简直有天壤之别! 不过她怎么躲到这种脏地方来偷摸着爽快,难道…… 齐皓脑海里灵光一闪,难道周庆平那玩意不行? 没错,肯定是这样!要不谁舍得放着这么好的女人不管不顾,换做自己,还不得软玉温香,舍不得放手啊! 齐皓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眼神更加贪婪。 课文里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不就是老天给他的机会吗? 等着瞧吧!他早晚把这个骚货搞到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