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邻居2019拔出来啊我们不可以这样啊

地球,华夏龙虎山。 千峰竞秀,万壑争流,瀑布斜飞,藤罗倒挂,虎啸猿啼,好一副仙家景象! 山顶有着一片恢宏的建筑,门口一块巨石上雕刻着“龙虎山道观”。 观中大榕树下,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静静躺在藤椅上,边上围着许多徒子徒孙,一脸哀容。 老道士名为孟长生,添为龙虎山第三十一代天师,此时已到弥留之际。 “掌教,您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大弟子李正俯下身子,轻轻问道。 孟长生混浊的双眼猛地迸发出神光,伸出手来,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却感觉喘不过气来,喃喃自语。 “想……弄个明白……想……得求长生……” 两眼一黑,神魂轻飘飘浮上了半空,低下头,看到了自己犹自伸着手的身体。 “掌教羽化登仙了!” 李正悲呼一声,弟子们全都跪了下来,年纪小一些的甚至哭出声来。 “恭送掌教!” 原来,我死了。 一个念头在孟长生的心中升腾起来,天地忽然扭曲,一股庞大的吸力传来,孟长生不由自主被吸进了一个奇异的空间。 四周黑洞洞,孟长生浑浑噩噩,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不知道是过了一千年,还是一瞬间,突然,一声厉喝在他耳边炸响。 “还不醒来,更待何时?” 一丝光亮射了进来,指引着他前进,孟长生挣扎着,近了,更近了,猛地一跃,冲进了一片光明中…… “孟兄,长生已经无恙,让他好生休息,我改日又来叨扰,告辞了。” “杨兄大恩,孟某必铭记于心。” 身边交谈的人是谁? 孟长生的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视觉模糊中渐渐恢复了正常。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厢房,一名矮胖男子正在送客,待得回转过来,看清了他的面容,孟长生浑身一震,尘封记忆中的身影,渐渐和眼前之人重合起来。 “爹!” 一声呼唤脱口而出,近百年未喊,却没有一点别扭。 “长生,可有哪里不舒服?” 孟三江快步走到床前,激动的望着自己的独子。 “没有……我很好……很好……” 孟长生有些哽咽,孟三江脸上怒容一闪而逝,叹息一声,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孟长生的头。 “长生莫怕,爹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孟长生思绪有些乱,茫然的点着头,看得孟三江又是一阵心揪,借口让仆从准备饭食,走出了厢房。 打量着陌生又熟悉的房间,孟长生渐渐平静了下来,轻声低语:“我,回来了……” …… 这片土地名为圣大陆,数千年来世家横行,把持武道,奴役百姓,更是常年征战不休,百姓水深火热,苦不堪言。 直到二十年前天罡大帝横空出世,揭竿而起,号令群雄,历时五年,以盖世神通镇压世家,结束了乱世,以武定国,从此推崇武道,天下人人能修武,人人皆自强! 如今天罡十五年,已是风调雨顺,天下承平。 十四年前,孟三江携着尚为婴孩的孟长生来到惠风镇,在此落脚安家,平日里乐善好施,有善人之名,孟长生虽然愚笨,镇中百姓非但没有嘲笑,还让子女与他玩耍,照顾他,让孟长生有了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 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到了孟长生十二岁。 帝国设立修武之所,用于训练子民,选拔人才,只要年龄达到十二岁,无论贫富,都要进去修武。 天罡帝国幅员辽阔,皇城之下共有十二州,每一州内有三府,每一府中又容有三镇,只有镇级以上才有修武场所,惠风镇归在天江府下,孟长生被送去了天江府的青云学府中。 进了青云学府,再没有人照顾这个来自小镇的“傻子”,很快,孟长生就被学员们孤立,更是经常受到欺辱殴打,使得本来愚笨的孟长生,再添懦弱,变得沉默寡言,逆来顺受,越发惹人不待见。 待得孟三江发现这样的情况,上青云学府大闹一场,爆发出了令人惊骇的武道修为,打伤了数名欺辱之人的长辈后,学府高层这才出面调解,责令双方子弟休学一年反省思过。 一年期满,孟长生回了学府,岂知第五天学府来信,说是孟长生无故昏迷不醒,让孟三江前去接人。 孟长生前后一共昏迷了七日,孟三江请遍了天江府名医,尽皆束手无策,直到惠风镇内有名的财主杨忠魏找上门来,说是孟长生失了魂,他恰巧懂得招魂之法,一试之下果然奏效,这才有了今日孟长生的醒转。 可谁也不知道,在孟长生昏迷的七日里,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他来到了一颗名为地球的星球上,凭空出现在了龙虎山下,被当时的龙虎山天师收为弟子,与道相伴,更是在华夏动乱时入世平乱,杀人救人,拨乱反正,待得天下清明,已是古稀之龄。 期间,虽苦苦追寻真相,却一无所获,无奈以为天罡帝国、父亲、孟家……一切只是南柯一梦,秉承无为之道,归山接任掌教之位,做了新一任天师。 本来心静如水,布道传法了十数载,教人知足寡欲,谁想大限将至,心魔顿生,自己竟然生了妄念,企图修仙得道,借无边法力明了真相,甚至更进一步,返老还童,得成长生! 终究不过是妄想。 直面生死大恐怖,老死椅上。 可谁知世人皆传人死如灯灭,他孟长生这簇灯火竟能重燃,睁开眼,又回到了天罡,回到了起点。 原来,百年岁月只是梦…… “长生,饿了吧,仆从已经备好了饭食。” 孟三江推开门,打断了孟长生的思绪,一同进来的还有两名丫鬟。 孟长生点点头,在丫鬟的伺候下梳洗,望着铜镜中稚嫩的脸,心神恍惚。 丫鬟偷眼瞄着孟长生,春心萌动,脸红发涨,却又舍不得低头,只觉今日的少爷,也忒俊俏了些! 孟长生本就生得绝好皮囊,以往因眼神躲闪,神色怯懦,使人视之先就心生了三分嫌弃,凭白浪费了俊美容颜。 今日性气大变,剑眉飞扬着神采,星目灵动而深邃,使得原本蒙尘的明珠立马便绽放出光彩来,真真是浊世佳公子,翩翩少年郎。 在丫鬟们刻意放慢速度的梳洗后,孟长生来了膳厅,饭桌上,珍馐美味,美酒佳肴,一应俱全,周围共立四名丫鬟伺候。 “长生,你最爱吃的火兔肉。” 孟三江夹了一块红色的肉,油水流淌,喷香四溢。 圣大陆中有着不少异兽,肉食中富含血气精华,吃下能够促进肉身强化,加快武道修炼。 这火兔可不常见,蕴含火之精华,能够淬炼肉体,如火中锻钢,效果非凡,往往府级地方才能采购到,一只少说也要一两黄金,只因孟长生喜欢吃,孟家餐桌上却是顿顿不少。 单是一只火兔,已经足够寻常三口之家一月的开销了,更不用说桌上还有其他珍贵肉食,也不知孟三江如何积累的财富,孟家财力竟是格外的丰厚。 孟长生尝到了久违的味道,将肉慢慢嚼成稀烂方才咽下,只有失去过,才会懂得珍惜,这以往视之普通的东西,也变得不平凡起来,只因上面凝聚着父亲的慈爱。 昏迷的七日里,孟长生每日接受孟三江内气冲刷,肉身非但没有虚弱,反倒更加强盛了几分,倒是没有虚不受补之说。 一顿饭足足比平时多吃上了半个时辰,孟三江也没有催促,微笑的看着。 孟长生的母亲生他时难产而死,孟三江夫妇情深,一直没有续弦,膝下只有孟长生一个儿子,孟府不小,仆从也有上百,诺大的家业只有两个主子,照理来说在孟三江的宠溺下,孟长生应该养成纨绔恶劣的性格,偏偏他要比仆从的孩子还要自卑,正应了那句话,世事无绝对。 吃过饭后,孟三江说是要出门一趟,嘱咐孟长生多加休息,离开了府邸。 孟长生回到自己的小院,已是夜幕降临了,屏退了仆从,练起了孟三江教授的拳法。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