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何洋说完过去,三月突然觉得心口一直憋着的一口气放下了,她陪何洋吃了饭,又聊了一会后,就准备回去了。 今天晚上那么一闹,酒店经理肯定很生气,明天晚上去好好求求经理,看能不能保住这份工作,三月紧紧蹙起了眉,正想着,出门却看到了逸风。 逸风对三月招手,让她过来,三月走近,逸风一把捏住三月的下巴,“如果再让我看见你在哪个酒店跳舞,我就让他永远站不起来。” 说着将下巴一抬,指示何洋住院的方向。 三月微微垂下眼睑,表示顺从。 逸风放开三月,冷哼一声便走了。 三月捏了捏自己的手心,有些犯难,医生晚上跟三月说过一个星期何洋就可以出院了,同时也让三月把医药费结一下,不然医院就要停药了。 除了捡垃圾的钱,酒店跳舞还有1200块钱没有结清。 三月犯了错,又没机会再去将功补过,这种情况能要到钱的几率几乎是零,但三月还是要去试一试。 三月到酒店的时候,被保安拦下了,说经理已经打过招呼,她以后不用来了,三月听了也不恼,就蹲在酒店门口的大柱子下等,她知道,每天早上九点的时候,经理都会去食材供应商那里确定食材,一定会经过这里的。 果然八点五十的时候陈升出现了,三月迎了上去,还没说话就被经理臭骂了一顿,“你还有脸来,你知道昨天晚上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么,你赶紧给我滚,我以后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也不怪陈升发这么大的火,原来昨天晚上三月被逸风拉走后,酒店的顾客都十分恼火,到眼的“盛宴”就这么飞走了,任谁也不舒服,他们不但把下来安抚的陈升一通埋怨,还把状告到了他的上级,陈升就这样被无辜连累,还扣了半年的奖金。 三月紧紧揪住陈升的衣袖,“陈经理,我知道错了,昨晚的事真的是个意外,你要我怎么弥补都好。” “怎么,你还想回酒店上班?别做梦了。”陈升觉得好笑。 “不是的。”三月低着头小声回答,“那你找我干嘛?”陈升有些奇怪。 “就是之前,恩,我在酒店跳舞,还有一千二百块钱没有结。” 三月说的断断续续,她也知道这样的要求很不要脸。 陈升一把推开三月,三月不设防一下跌坐在地上,“你还好意思找我要钱,因为你的事老子被扣了半年奖金,没找你赔钱你就谢天谢地吧,快点滚,再纠缠我就对你不客气。” 说着,就转身离去,三月被摔得有点懵,但来不及反应,三月一把抱住陈升的腿,“经理,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但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拜托你了。” 人一旦被逼到绝境,什么自尊,什么荣辱,真的只是妄想了。 “我弟弟受伤住了院,医生说如果再不交医药费,就要给他停药了,我也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