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给你揉揉就大了老子爽够了就放过你

在训练房内,有一道削瘦的身影不停地出剑与归剑,每一次出剑,必定会绽放出一道剑芒,而后,剑身狠狠地轰击在前方的漆黑石柱上。 咔! 随着他每一次出剑,那石柱便会越来越短,有点像是利刃削割泥土,被层层削去。 这太可怕,若被外人看到,必然不敢相信,因为这类测试的石柱,都是用特殊的材料制作,其承受能力极强,按照常理来说,四星纳灵不可能将其毁坏。 然而,现在却的的确确出现了。 嚯…林宇再次出剑,直接斩在了石柱的腰身,剑芒与石柱相接,发出轻鸣过后,便见到,石柱被拦腰截断,断口平整,如同仔细打磨过。 石柱之上,水晶荧幕显示出来:九重拔剑斩,大成! “按照断痕来看,应该依然只有六重的水准,离圆满还差得太远。”林宇拾起一片石料,从切面上便能看出,一剑之下,究竟造成了几重的攻击。 五天后,便是家族比试的日子,不知不觉中,便在里面度过了二十五天。 这些天来,他除了睡觉与吃饭的时间,几乎全部用来修行灵技,但即便如此,依然只达到了六重的水平,一剑斩出,速度疾快无比,且能造成六重伤害,相当于瞬间砍在同一个地方六次。 若换算成一次的伤害,便相当于每一次的六倍,但据无心所言,分开伤害的意义极大,绝对比一次造成六倍伤害要强,在某种情况下,甚至要强六倍。 林宇理解,这是完全有可能的,那是由于天地之力的制约,导致了修行者的毁灭威能被大大的限制,被称为封禁。 不过这种情况,从聚灵之后才开始体现,在那之前,修士的毁灭能力有限,还没有达到封禁的底线。 换句话来说,天地出于自我保护的意识,当力量达到某个临界值时,便会产生封禁,避免遭受无法修复的破坏。 不过封禁并非固定,可以通过某些手段提升,但那是后话,眼前的林宇还太弱小,无达不到那一层。 “按现在计算,相当于十倍的灵力增幅,而且由于速度的加持,爆发点集中,可比寻常十二倍的灵力增幅,难怪连测验石柱都被轻易削断。”林宇自语,眼里露出一抹火热。 有这样的灵技在身,可作为对战时的强大底牌,在出奇不意的情形下,绝对能取得不俗的战果。 “五星纳灵的测验石柱看看,是否能斩断。”林宇将剑归位,来到旁边的测验石柱,最上面刻着古老的字符:五。 林宇双目微沉,强大的灵力瞬间爆发,长剑拔出,只见一道剑光依附其上,灵力凝实到极点,下一瞬,剑芒随剑斩在了测验石柱之上。 砰! 石柱剧烈震动,在剑刃与石柱交错之处,有一道浅痕存在,若有人看到这一幕,不论是谁,恐怕都要叹一声妖孽。 虽然未曾毁坏石柱,但能够使石柱损伤,这绝非普通的五星纳灵可以做到,何况,现在的林宇才四星纳灵。 他明白,自己凭借这张底牌,越星作战五星纳灵很轻松,即使是六星纳灵,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得到这样的结论,即使是林宇,也忍不住露出喜色,这才六重拔剑斩而已,若能达到圆满,便能达到九重! “是时候去魔兽之森了,听闻林岩达到了六星纳灵,我若能达到五星纳灵,把握会大很多。”林岩自语,他没有因为强大的底牌便放松警惕,有过差点丢掉性命的经历,他行事自然会异常谨慎。 他明白,自己拥有底牌,那林岩也同样可能有。 收拾好心情,背负着长剑来到洞口,根据规定,他可以将长剑带走,这样的长剑只不过普通凡器而已,十枚灵石便能买到,财大气粗的猎人公会自然不会在意。 但对一文不名的林宇来说,却显得尤为重要,魔兽之森危险重重,在关键时刻,这剑可能会救到自己性命。 站在洞口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被斩毁的石柱,忍不住吞咽口水,若是猎人公会追究起来,那绝对不是现在的他能够赔偿得起。 这样的石柱价值太高,即使在林家,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三座,其中二座四星一座五星,由此可见,这石柱究竟有多么珍贵。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安慰自己,这训练房人来人往,又没有登记的手段,很难查出来是谁毁坏。 毕竟,能够破坏石柱的情况几乎不会发生,因此猎人公会并没有相应的规定。 轰,咔咔! 按下机关后,训练房的石门自动升起来,在重见光明的一瞬,看到了一道倾世之影,一席紫衣的林妙玉站在门前。 “圆满了?”林宇有些意外,没想到会这么巧,他还准备先离去。 林妙玉美目流转,脸上的激动难以掩饰,重重地点头:“多亏你,你呢?” 突然,她美目剧睁,拳头都微微的颤抖,因为她无意间瞥到,正对面的训练房内,那略显狼藉的地方,满是石屑,而那测验的石柱,被削掉了整整半截。 林宇立即上前,用手将她的嘴唇捂住,警惕地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此时正好没人在走廊上。 “那不怪我,本身用的劣质品,太不结实,千万不能说出去,不然咱可赔不起。”林宇目光严厉,认真地瞪着对方。 待林妙玉点头后,林宇才将手放开,这一刻,柔软的触感在手心传来,令他的眸中有些火热之意。 好在他的心性远胜常人,很快便将心底的灼热压制下去,率先向着灵技阁前行。 他没有注意到,林妙玉震憾的内心,甚至心里升起了一抹惧意,怀疑林宇的真实来历,究竟是不是人类? 这太过夸张,将测验石柱毁掉,真的是人类可以做到吗?她更愿意相信,林宇是魔兽幻化成了人形。 “林宇,你不会是魔兽吧。”她实不放心,赶上了林宇,低声问出来。 闻言,林宇有些哭笑不得,将她抵在墙上,眯眼道:“要不要检验一次,看后代很容易分辨吧。” “流氓!”林妙玉将脸别到一边,脸红得发烫。 林宇发现,自己某些地方几乎快要失控,只能立即退开一步,看着脸上快要滴血的林妙玉,他落慌而逃,怕自己真的控制不住而犯罪。 归还灵技时,老者点头道:“还有五天时间,虽然醒悟得有些迟,但也算是迷途知返。” 显然,老者以为,林宇没能领悟灵技。 对此,林宇没有否认,只是礼貌地告别,然后快速的离开,他还记得石柱的事情,当然是逃得飞快。 而在林宇出门不久,老者立即便收到讯息,然后面色剧动,来到了林宇之前修行的训练房。 在这里,已经有一位中年等待,恭敬行礼:“从毁坏的痕迹来看,是剑类的灵技,能够毁坏四星测验柱,说明实力绝对在六星甚至之上。” 老者捋了捋胡须,喃喃道:“剑类,六星…” 突然,他的目光一转,落在了五星测验柱的那道浅痕上,立即上前几步,仔细地查看浅痕,自语道:“一道、二道、三道…六道!难道是他!” 他想起方才离开的那位青年,神色震惊到极点,然后,脸上便是难以掩饰的惊喜,吩咐道:“立即直接上报宗主,算了,还是我亲自来吧…想不到这青阳镇,居然会给我们这么大的惊喜。” 直到现在,老者依然狂笑到全身颤抖。 中年有些疑惑,他明白,老者的身份很特殊,地位之高难以想象。而且,很少对什么提起兴趣,中年难以想象,究竟是发现了什么,居然让其如此失态? 而从正门离开的林宇,打了个喷嚏,不禁皱眉:“谁在想我?” 这时,几十道身影围了上来,正是等待二十多天的那群人,林宇从人群里,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林猛,林岩的得力助手之一,实力与林万在伯仲之间,他站在人群里,显然与这些人的到来有关。 “废物,你一躲便是二十五天,终于舍得出来了?”林猛走出人群,咬牙切齿,眼里暴发出不加掩饰的杀意。 林宇眼眸一沉,心里暗道,果然是来者不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