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王远伸手一把扯开那泥泞不堪的小裤,手掌贴过去,顿时就摸了个满手湿滑。 他低头扫了眼自己的手掌,见上面满是水渍,心下不由暗啐一口,骚婆娘,这么大年纪了还尿床。 可是下一刻,他便猛地瞪了下眼睛,自己的手咋能看见了? 再低下头来看看,只见自己的手掌已经基本上完全显出了形体,身子其他部分虽还是隐藏着,可那轮廓却也渐渐显露了出来,若不是天黑,肉眼都能看得出来了哩! 这下子,王远背后倒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大致算算,自己隐身的时间已经快到了,虽然这是最顶级的隐身符,但是隐身效果却也只能维持一个小时左右,现在时间已经快到,若是在这地方显出原形来,非出大事儿不可! 王远心里冷静,但是眼看到嘴的彭莲花搞不着了却也舍不得,思索片刻,他忽然眼珠子一转,想出来了一个好办法。 他伸手在彭莲花的腚子上掐了一把,疼得彭莲花身子一颤就叫唤了出来…… “哎哟!”彭莲花吃疼,此刻也渐渐反应了过来,刚刚她是被一股渴望给迷了眼,现在一清醒,顿时吓了个半死,不成!这不干净的东西别是来勾她命的! 她张了张嘴,想要嚷,可是嗓子沙哑却没嚷出声来。 背后王远早已察觉,凑近了过去,伸出还隐着的那只手捂住了彭莲花的红润小嘴,身子压在她身上,下头又顶了顶。 这下子,彭莲花叫也叫不出来,身子动也动不得,可真是心头苦涩,眼泪都要急出来了。 乡下人,本就迷信,从小就听过啥鬼压床啊,鬼打墙这些个可怕的故事,就算彭莲花是个蛮横的女人,却也吓得一颗心“噗通”直跳。 就在这时,她感觉到了耳边吹来了一股冷风,一个幽幽的声音响在了她耳畔:“彭莲花,你们刘家作恶多端,若想活命,一个小时后,村西西瓜地,那里会有人救你性命。” 话声落下,身后的重负也消失了,顶在她腚子上的滚热玩意儿也没有了,回过头,空空荡荡一片,一切似是一场梦一般。 彭莲花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子来,眼神呆滞,美丽的脸庞上渐渐露出了一抹古怪和担忧的神色…… 村西……西瓜地?那不是王远那小子家的地么? …… 出的刘氏兄弟家,王远的身子就完全显出了原形来,四周还在下雨,淋得身上衣服都湿了,但是他脸上却满是笑容。 你爷爷的,这一次准把彭莲花那骚婆娘给吓了个半死,他刚刚故意吊着嗓子说话,彭莲花听见了,连那脸都白了呢…… 不过,天色已经大晚,王远的心里又是渐渐担忧起了嫂子,之前去追了刘沉他们俩,又发生了这么多事儿,此刻已经快到夜里十点了,也不知道嫂子咋样了…… 想起嫂子,王远的心里又暗暗自责,也不知道那刘氏兄弟咋跟嫂子说的,准是说了不少难听的话,都怪彭莲花那骚婆娘!待会儿看那娘们儿来不来西瓜地,要真来,自己非得把她的腚子给折腾烂了不成! 赶回家的时候,见到那屋里还亮着灯,嫂子也清醒了过来,正靠在她卧房的凉床上。 王远提着心轻轻喊了声:“嫂子,你没事儿了吧。” 里间嫂子也不知道是咋了,听见王远喊,反而背过了身子去,只轻轻答了句:“没事儿。” 王远心下叹了口气,哎,嫂子准是生自己的气了,自己偷看彭莲花洗澡,还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她……她肯定都不想理我了。 见嫂子不咋搭话,肯定还在气头上,王远也只得轻轻说声:“嫂子,雨下的大,我换身衣服,去西瓜地里搭棚子,今晚就在地里睡,就不回来了。” 里间嫂子只轻轻应了一句,终究没咋多说,王远的心头暗暗伤感,但很快,这份伤感便又化成了对彭莲花的境恼恨,都怪这婆娘!今晚只等她来,老子非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不可! 想及于此,王远进屋搓了把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就打伞去了村西的西瓜地,雨水多了,地里虽然有渠,却也怕积水,地一旦涝了,这满地熟透的西瓜可就全废掉,忙活大半年,一个字儿都捞不着。 所以王远飞快搭好了地里的棚,这才回了旁边的小屋里,说是屋子,其实也就是个简陋的棚房,上面盖层塑料罩子,四周围上木架,里间一张凉床一席薄被,遮风挡雨倒是勉强能行。 王远坐在凉床上,听着顶上雨水击打棚罩的清脆声响,心里一边想着彭莲花啥时候会来,一边也是研究起了自己脑子里的天地阴阳法。 这天地阴阳法厉害是厉害,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必须得拥有灵气才行! 按照天地阴阳法上的介绍,想要获得灵气,就必须得和女人干那事儿才成…… 阴阳交汇,方才生出灵气。 王远心头暗暗火热,只要老子有了灵气,画符设阵,完全就不在话下,有了这些神仙手段,赚钱还不跟玩儿似的?到时候带着嫂子一起住到城里去,过那有钱人的生活,那可真是舒坦得紧。 正想着呢,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远心下一喜,翻身就从凉床上爬了起来,探头朝外一看。 哟!果然是彭莲花!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