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高三的儿子做了

“让我看看。”桂椒兰故意捉弄姚二昌媳妇。 “不行不行。”姚二昌媳妇抓住裤子不放。 “也不见得比我稀罕,不看就不看,你是洗得干干净净给赵医生看嘛,是不是对他有想法?”桂椒兰笑了。 “你这样说,我回去了。”姚二昌媳妇本来就怕得紧,被桂椒兰说来说去,更是放不下脸面来。 桂椒兰又把姚二昌媳妇抱回来。 酒已经暖了,她拿了一条四方凳子摆上瓜子和花生,把一搪瓷杯的酒分成两份,吹了灯,两个人借着灶膛里的火光剥瓜子吃酒。 姚二昌媳妇不胜酒力,喝了几口浑身发热,脸红得更厉害了。 桂椒兰酒量比姚二昌媳妇好,她一点事儿没有,姚二昌媳妇要倒些酒给她,她推住不让。 “我这样吃下去,真要醉了。”姚二昌媳妇说。 “醉了也好,等会赵医生过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免得难为情。”桂椒兰说。 “他真的能治好我的病吗?”姚二昌媳妇问。 “你公公死了,他都能救活,你这个小毛病,当然药到病除了。”桂椒兰说。 “可…可这个病,他肯定没治过。”姚二昌媳妇还是担心。 “他治过的,你放心好了。”桂椒兰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失言了。 果然姚二昌媳妇问她赵医生为谁治过,桂椒兰推脱不得,只好实话相告,说自己以前也身子痒,是赵丰年帮她看好的。 “也是痒心痒骨的那个痒吗?”姚二昌媳妇问。 桂椒兰点点头,把赵丰年为自己捉虫子的事说了一遍,姚二昌媳妇信了,因为那个痒真的像有虫子在里面爬。 桂椒兰把自己跟赵丰年的那点病史挑破,气氛开始变得融洽起来。 两个人又像回到姑娘时代,酒喝得越多,人靠得越近了。 姚二昌媳妇不住向桂椒兰打听赵医生治病的细节,桂椒兰更是添油加醋说个入骨,两个人都心儿痒痒,只盼着赵医生早点过来。 赵丰年本来想早点到桂椒兰那边去,给姚二昌媳妇看病,让他有一种报复的快意,更何况她是杨桃村有名的美人儿。 赵丰年看着天一点点暗下来,心里的那只小兽跃跃欲试了。 他正要出门,刘海莉走了进来。 赵丰年以为她要为自己烧洗澡水,他说已经在小溪里洗过了。 “天还凉,你怎么能到小溪里洗澡呢?”刘海莉责怪道。 “没事,我不怕冷。”赵丰年笑着说。 “你不该去的,男人弄了那事儿碰冷水不好。”刘海莉说。 赵丰年一愣,知道他和桂椒兰的事被刘海莉看到了,当即红了脸,转身往屋里走。 刘海莉跟了过来,从背后抱住他,说:“你别误会,我跟谁都不会说的,我只希望你好。” 赵丰年反手把刘海莉抱到面前。 “我一个人害怕,最近半夜老是闹鬼叫。”刘海莉说。 “这世上哪有鬼呀?那是夜鸟在叫。”赵丰年说。 刘海莉本来想叫赵丰年夜里去她家,可赵丰年不明白她的意思,她反而开不了口,只是一再说自己害怕。 赵丰年怕刘海莉纠缠自己看了一会儿医书,刘海莉站在赵丰年背后轻轻地为他捶背。 “你回去吧。”赵丰年回头说。 “我一个人反正睡不着,等你要睡了,我再回去。”刘海莉说。 赵丰年怕刘海莉耽搁自己去桂椒兰家,正愁没办法哄走她,欢欢来了。 刘海莉一听门口有动静马上变得规矩起来,坐到赵丰年旁边的凳子上低头织毛衣。 欢欢一进来,刘海莉拿凳子给她坐。欢欢对刘海莉并不客气,她冷冷地看了刘海莉一眼,坐到了赵丰年对面。 “我以为你晚上不来了呢?”赵丰年说。 “我为什么不来呢?”欢欢盯着刘海莉,不怀好意地反问道。 “赵医生,你别怪欢欢,现在也不迟呀。”刘海莉帮欢欢说好话。 “我不会迟到的海莉姐!”欢欢笑着对刘海莉说。 刘海莉给欢欢开灯,收拾了毛线针默默回去了。 赵丰年叫欢欢对三姑说说,多照顾照顾刘海莉。 欢欢勉强点了点头,赵丰年又叮嘱了一番,欢欢疑惑地望着他,赵丰年对刘海莉的好意,让她心里慌慌的。 丰年不敢看欢欢那双清澈单纯的眼睛,以前他对欢欢有点美好的怀想,现在他觉得自己不配,在欢欢面前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日到杨桃村的赵丰年了。 赵丰年说今晚还有事就不教她什么的,把欢欢送回家,回来时整个杨桃村都入睡了,没有一家开灯,他借着月色朝桂椒兰家走去。 桂椒兰和姚二昌媳妇把一斤老酒和一盘瓜子花生吃完,还没等到赵丰年,两个人急得心如虫咬。 桂椒兰两三次开门出去张望,连赵医生的影子都没见着。 姚二昌媳妇忍耐不住,闹着要回家去,桂椒兰说半夜三更西场经常闹鬼叫,吓死人。 姚二昌媳妇天生胆小,被桂椒兰这样一唬,再不敢提回家,也不许桂椒兰开门出去。 黑暗里,只有灰塘里一点点炭火的光,各种影子晃动,确实吓人,两个人等得无聊,又不敢睡去,只怕赵医生突然过来。 桂椒兰提议讲讲床头床尾的那点事儿,到了这个时分也只有这个话题才能提神。 姚二昌媳妇叫桂椒兰先说,桂椒兰说她家王大强看着壮实,可那事儿不太行,到了关键时分,她臀蛋一收准把他弄个一塌涂地。 “哎,我总是被他晾在半空里,腿窝里痒痒,心窝里痒痒,我这个毛病就是这样落下的。”桂椒兰叹口气说。 姚二昌媳妇笑了,说:“我还以为男人都这个样子的,一想了猴急猴急的,一弄进去刚把人挠得痒痒,他就没了,我也不敢问他,以为那事都这样…” 桂椒兰抱住姚二昌媳妇直叫命苦,两个人同病相怜,心靠得更近了。 “哎,你说杨桃村哪个男人最讨女人欢喜?”姚二昌媳妇问。 “当然是你姚大昌了。”桂椒兰笑着说。 姚二昌媳妇白了桂椒兰一眼,桂椒兰见她认真,说杨桃村最讨女人欢喜的男人是赵医生。 他有文化,模样儿好,对女人很温柔。 “你这么了解他,是不是…”姚二昌媳妇红着脸问。 “你是不是想跟他好?”桂椒兰反问道。 姚二昌媳妇一愣,就听门吱呀一声,一个人影闪了进来,两个女人都吓了一大跳…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