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弄着花缝动态图呵呵我要别停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程天宏无奈的笑笑:“好吧,我就知道你每次都是有备而来。”纪嫣然趁这时候已经开了灯,并且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 “好哥哥,你真是一个说话算数的君子。” “好了,你告诉我吧,关于付熊你到底有什么消息?”程天宏的表情逐渐严肃起来。 纪嫣然说道:“我听苏峰说了付熊手表的事情,所以我查了那块手表的交易记录。发现付熊在死前的半年左右曾经抵押过这块手表。后来又赎回去了。” 程天宏皱起眉头回想着:“他的薪水那么高,用钱也非常的节省。为什么要抵押自己的手表?而且他没有钱可以管我要啊。” 纪嫣然笑道:“也许是他不好意思开口,又或者遇到什么事情,不想连累你。” 程天宏点点头:“有道理,你接着说。” “他把那块手表抵押给了一个刘记拍卖行的地方,压了十万块钱。我去那家店查问过,据说付熊来的时候一脸急切,似乎非常需要钱。后来没有过几天他就赎回去了。赎表的时候他是带了一个女人。” “是他的老婆刘清霜吗?” “不是,我给店员看过照片了,那个女人不是刘清霜。她叫雅雅,是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小模特,也是现在这块手表的主人,周六的拍卖会雅雅也会去的。你找到她说不定可以知道一些关于付熊的事情。”纪嫣然从皮包里拿出一张雅雅的照片递给他。女人很年轻,长发披肩,长得也不错,只是眼睛里有着一些忧郁的神色。 程天宏点点头:“多谢你了纪嫣然。我这一次非常的感谢你。” 纪嫣然亲了亲他的额头:“没有关系,谁叫我们一直好朋友呢?下次还要靠你多多帮忙了,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她的高跟鞋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程天宏躺在床上,他的心一直无法平静下来。等了这么久,终于有了他的消息吗?付熊,我的好兄弟,请给我时间,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程天宏在家里一向只穿T恤和牛仔。这一次为了参加那个酒会,他决定出血一把,买一套西服来穿。程天宏很少去大商场,只觉得那里面又吵又挤。强劲的音乐震得他脑袋疼。他胡乱的进了一家男装店。准备随便的买一套算了。 他一走进去便有些后悔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件皱巴巴的衬衫在指着一个女服务员大声吼叫,而那个服务员已经哭的梨花带雨上气不接下气。 程天宏心道:这商场里卖衣服的小姑娘竟然都长得这么标志?女孩长着清秀的瓜子脸,丹凤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她的身型娇小玲珑,是男人最喜欢的小鸟依人的样子。 “臭娘们!你们家买的什么衣服啊?赶紧给我换!” 女孩抽抽噎噎说道:“对不起,我们不能给你换,这个衣服上面明确说了不可以用洗衣机洗的。你是操作不当才缩水的。” “少他吗废话!老子买的时候你也没说啊!赶紧给我退钱!” 女孩始终说着不能退换,男人却始终不依不饶。程天宏听得一个头两个大。正想看看别家,突然之间,那男人一把抓过女孩手里的钱包往外跑:“你不给我钱,我就自己拿!” 女孩尖叫道:“抢钱啊!抢钱啊!”她一边追一边喊:“快帮我拦住他!” 程天宏路见不平当然要拔刀相助,走出店门,看到那个男人已经跑到楼下,准备搭滚梯逃跑了,程天宏看了看四周有商家挂的红绸子,上面有各种标语。程天宏扯过一条缠着自己的腰上,然后从楼上坠了下去。他的身形非常的敏捷,坠到了楼下,他一脚踹到那人的腰,那人大叫一声趴到地上。然后程天宏整个人就坐到了他的后背上,一把拿过那人手的钱包。女孩飞奔过来,程天宏把钱包递给女孩:“看看少不少?”男人此时在地上大喊大叫。 “我靠!我的衬衫坏了,她根本就不赔我!放开我!” 程天宏用拳头敲敲他的脑子:“别再说废话了,有什么要说的话,等着和警察说吧。”商场的保安很快赶到,带走了那个中年男人。 女孩一边哭一便说道:“多谢你!谢谢你大哥!这里面是好几千块呢,如果不是你,我这几个月都要白干了,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没事就好,我还有事先走了。” 程天宏想了一下,还是让苏苏给自己从网上买吧,这大商场的环境自己还是无法消受。 女孩却拉住了程天宏的胳膊:“大哥你先不要走好不好?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我想请你吃顿饭!我下午不用上班的,今天是我奶奶的生日,就我们两个人也立孤单的。” 程天宏本来想要礼貌谢绝,可是看到女孩一脸期待,他只好点点头。 两个人一起从商场出来,女孩对程天宏笑道:“我要先去给我奶奶买一个生日蛋糕。”在商场对面的一间面包店,女孩买了一个小号的巧克力蛋糕。 虽然是最便宜的蛋糕,可是女孩却是一脸的满足神色。 走出蛋糕店,女孩对程天宏一笑:“你知道吗?直到去年我和我奶奶都吃不上肉。今年我参加工作了,奶奶的病也好多了。我们现在每个星期都能吃上肉,而且我还想给我奶奶买一个洗衣机,哦对了,我叫柳絮,你叫什么?” 程天宏笑道:“我叫程天宏。” 程天宏跟着她来到了一片棚户区,她的屋子就是其中的一间。 柳絮笑着对程天宏说道:“你不要嫌弃,这是我去年把所有的欠款都还清了才买的。” “怎么会?你和你奶奶过得幸福就好了。” 柳絮开了门对着里面喊道:“奶奶!我回来了,给你买了生日蛋糕了。还有,我带了一个客人来。”一个身材瘦小的老人碰索着走出来,带着外面摆摆手。 “絮儿回来了?还有你的客人吗?请进吧。” 程天宏本想跟她打招呼,可是发现老人的眼神呆滞,原来她已经瞎了。柳絮家虽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收拾的却是非常的干净。柳絮进门之后便忙前忙后,炒了几个简单的菜放到桌子上,三个人坐在桌子前面。柳絮给奶奶切了一块蛋糕。 “奶奶!你的身体不好,生日的时候就吃一小口吧。” 奶奶笑着点点头:“好!谢谢我的乖孙女了。” 程天宏看到柳絮给奶奶细心的把鱼刺挑出来,一块一块的放到她的碗里,还给奶奶讲着各种笑话。她在刚才还在被一个顾客打耳光还差点丢了钱,可是她却一句不好的话都没有说过,在奶奶面前,柳絮一直是非常的开心的。 过了一会,奶奶站起身笑道:“我和隔壁的邻居约好了要聊天,现在要走了。” 柳絮送了她去隔壁然后折了回来,对程天宏一笑。 “你刚才都没有怎么吃,是不是我做的菜不好?” 程天宏摇头说道:“我是看到你和奶奶那么好,我有些感动了。你奶奶的眼盲是天生的吗?不能找医生看看吗?” 柳絮叹了口气:“我奶奶是哭瞎的,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说世界上有包青天吗?如果有的话,我真的很想告状,可没有包青天,所以我说了也没有。总之,我们现在过得好就行了” 程天宏握起了柳絮的手:“这世上没有包青天,可能有大侠客,你也许可以对我倾诉一下。” 柳絮说道:“好,我给你说说。我们家本来立好的,我爸爸和妈妈做一个小买卖。可是后来遇到了拆迁,我爸爸和妈妈和开放商发生了矛盾。他们把店里的水电都给掐了,半夜的时候,他们开着推土机给平了,我爸爸和妈妈来不及跑就砸到了废墟里压死了。后来我奶奶就领着我去告,结果他们判说是行为不当,那几开车的说是判了刑,可是没几天就都出来了。我奶奶花了家里所有的钱去告状,结果告了整整三年,后来我奶奶就连委屈带着急,把眼睛哭瞎了。我们后来也想通了,不告了,现在我和奶奶过得立好的。”她虽然这么说可是提起往事,她的眼泪还是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程天宏说道:“你要告的是哪一个人?” 柳絮说道:“信达房地产的老板,叫做林鹏,就是他下命令开推土车压死我爸爸和妈吗的。” 程天宏点点头:“你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是啊,我和奶奶过得立好的。”柳絮又给程天宏夹了一块蛋糕。 从柳絮家来出来,程天宏想给纪嫣然打一个电话。问问她关于那个开放商的事情,可是找了半天,他突然发现自己刚才似乎是在洗手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机落在了她家的洗手台上了。程天宏只好返回去刚要敲门,程天宏突然听到屋子里柳絮在笑。那是一种非常的极端的尖锐的笑,和刚才那个温柔的女孩完全不同,程天宏的心里一沉,他从袖子里拿出飞刀直接把门撬开,轻轻地走到屋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