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伸到里面好紧总裁手指进入她的花径gl

此时,太子宫的管事领着万祁阳等人往客房走去,客房在宫殿的芬苑,颜蝶陌的眼神明明暗暗,那风明明不大,却似乎正将她凌迟,整个人不由地颤抖。 “很冷吗?先去洗个热水澡吧。”万祁阳见状,抖了抖她的衣袖,抖落一地浑浊的水珠,命人伺候她更衣。 她无力地点点头,虽然身体冷,但心却更冷。 万祁阳一声令下,两个宫女前来领命,她们望着浑身是泥的颜蝶陌暗自嫌弃,可北王在此,还是笑眯眯地领着这泥人去了浴池。 一关上门,宫女们就变了脸。 “啧啧,真是脏。好好的一个人,说疯就疯,还让我们来伺候。”那矮胖的宫女,骂咧咧地准备洗浴用品。 “嘘。”旁边那个老宫女推了推同伴,毕竟是王爷带来的人,得罪了可不好办。 “干嘛,她是傻子,我就是扇她几巴掌,她也只会嗷嗷叫!”胖宫女一撇嘴,将香皂扔在了颜蝶陌的身边,扭了扭腰间的肥肉:“快洗!洗完了,姑娘我还要睡觉呢!” 颜蝶陌那满是泥污的手,默默拿过香皂,正准备走入浴池,背部猛一受力,措不及防的掉到了水里! 这浴池出奇地深! 咕噜咕噜的水,灌入她的口鼻,脚底下根本触不到地面。 这根本不是浴池! 这里是水牢! 偌大的太子宫,竟然处处都是机关! 就这水牢,三分钟就足以让人毙命! “万……”她嘴里刚吐出一个字,水就咕噜噜的灌了进去。 挣扎着往上扑腾,却被那胖宫女的手,无情地摁下水里!十八般武艺,她样样精通,她唯一不懂的,就是水性! 水不断地翻滚着,“噗噗噗”地扬起水花。她缓缓沉入池里,可很快,一只柔软的东西,猛地卷住她的脚,托着她缓缓上升。 “……”翻滚的水逐渐平静了下来,让人根本看不清里面有何玄机。那满是肥肉的宫女,艰难地弯着腰搜寻着水里的人。 浴池一点涟漪都没有了,两个宫女贼眉鼠眼地看着,水面平静得反常。 “噗!”平静的水里,突然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抓住了胖宫女的脖子,猛地将她拖入了水里! “鬼啊!”老宫女大惊失色,连退三步,夺门而逃。 正等候的万祁阳,望了一眼打开的门,摇了摇扇子,不发一言,眼里越发深邃。 浴池内,那胖宫女在水里扑腾几下就没了声气,过了一会儿,又一个人儿从水里站了起来,点点水珠从黑发滴落,原本污泥覆盖的皮肤,散发出诱人的光彩,白皙润泽,活色生香。 “呵……”颜蝶陌瞥了一眼漂浮在水面的宫女,又看了眼周围 。 并没有别的人。 难道刚才有什么托她上来,是错觉? 她抖了抖身上的水珠,摆好裙摆,玉足轻踏,强装镇定走出了浴池。 行至门外,她才知午夜的秋风如此透心凉,一件裘衣及时覆在她肩上,万祁阳搂过她的肩膀,暖意袭来。 他将裘衣覆在她身上,再无下一步动作,还是和她记忆中的他一模一样。 又一阵秋风刮过,她猛地一颤抖,后怕突然袭来,她嗫嚅道:“我刚才差点……” “睚儿替你出气了。”万祁阳一笑,指了指不远处。只见那老宫女正躺在地上,眼斜鼻歪地哀嚎着饶命,小娃娃一个劲儿在宫女腿上蹦,那老女人的腿已经废了。 颜蝶陌呆愣着,睚儿似乎很生气,小嘴不知嘟囔着什么。此时,一股暖流从肩膀处源源不断地袭来,半刻后,浑身湿漉漉的她便干干爽爽,发丝轻扬。 万祁阳浑厚热暖的内力,如同温柔的日光,遮蔽了满天星光。 看来,万祁阳只是个花瓶,还真是迷惑了所有人。 她沉溺在这温暖里,恍如隔世。 万祁阳理了理她鬓角处的游丝,抬起头道:“今晚夜色真好。看,那星叫勾陈一。” 她暗笑了一下,点点头,道:“看见了。” 她知他素爱天文,只见他目视远星,莫名其妙的喃喃着:“估计太史令的人该炸毛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