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人体人体大尺欧美大胆外阴人休艺术

刚踏进家门,就看见顾尘泽也刚好从车里下来,我看了他一眼,想要上前跟他打声招呼,可话到嘴边又被我生生的咽了回去,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身份跟他打招呼或者继续爱他,是叫他老公还是哥哥? 我没有办法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唯有躲避,我像是看到了瘟疫一般,火速逃离顾尘泽的身边,就连顾尘泽在背后叫我都没注意到。 很快,我拿了顾尘泽的用过的水杯和他毛巾上的头发匆忙下了楼。 “这么晚了,你着急去哪?…你别忘了,明天是你手术的时间,你要去把孩子流掉。”顾尘泽拉住我说道。 他的话着让我心里一紧,如果…如果我和顾尘泽真的是兄妹,那我的孩子… 我不敢再往下像,却用力的甩开顾尘泽的手,冷冷的说道:“用不着这么无情,如果…如果真的是那样,不用你说,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顾尘泽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但他懒得跟我深究,潦潦草草的就放我走了,没有一丝的关心和察觉。 前前后后,我甚至为了怕安兰和安诺雅做什么手脚跑了三家医院,都还利用关系加了急,今晚就可以得到结果,我又有些欣喜,但更多的是担心… 最后一家医院,我踌躇的拿着那三个装着结果的文件夹坐在医院大门外的阶梯上酝酿纠结了好久,却始终都不敢打开,我甚至还自私的想着:要不干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了,我还可以继续爱着顾尘泽。 最终,我鼓足了勇气去打开那三个文件夹,等我清楚的看见上面写着:亲兄妹的概率为99.99%时,那种无力感失落感还是只增不减,悲伤逆流成河。 我下意识的抚摸上自己的小腹,眼泪却夺眶而出,这一刻,我真正的体会到了那种有气无力的窒息感,即使我再怎么爱顾尘泽,可上天却始终在捉弄我们,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命运吧。 我倔强的擦干泪,强忍着悲伤,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路飞,是我。”我抽泣的说道。 “你在哪里?”路飞二话没说就问道。 我像是失去理智一样,毫无形象可言,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在电话里对路飞胡言乱语的说着,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表达着什么,嘴里就是不停的说个没完,路飞却还是在电话里小心的安慰着,耐心的听我诉说。 我真的累了,我甚至受够了这一切,我想要结束;想要不用思考;想要不受约束的去爱;想要不用悲伤;想要不再控制自己不爱顾尘泽,我真的好累,真想长眠不起。 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的落在我的脑袋上,温柔的抚摸着说道:“我带你回家。” 说着,路飞一把把我涌入怀里,轻声细语的安慰道:“不要哭了,都多大了,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帮你揍他?”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窝在路飞的肩膀哭的更加猖狂,路飞在一旁轻拍着我的肩膀陪在我身边。 半天,我像是哭累了,停了下来,因为我已经有了想法。 我努努嘴,装作洒脱般的笑着说道:“路飞,对不起,害你担心了,我没事,可能是因为最近太累了吧…但现在哭出来就好了。” 路飞是懂我的,可他看我不说就会心照不宣的也不问,只是默默的在一旁给我所需要的一切,默默的陪着我。 “那就好,我也没担心,那我送你回家吧。”路飞说道。 一路上,我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的世界,一时间我有些疲惫,心里更是早已经有了决定,或许,我的决定,是给顾尘泽和安诺雅最好的礼物更是对自己最好的交代吧…… 下车前,我转头对路飞很是认真的说着,像是告别:“路飞,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对我的好,能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真的…但是,我或许没机会回报你什么…我希望你今后会幸福,一直狠狠的幸福。” 他板着的一张脸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揉揉我的头说道:“你好,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同样,我努力的冲路飞笑着,或许,这句话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听的最温暖最有安全感的话吧。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