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学长够了别要了别揉

顾白霜竟被顾南笙的一巴掌给扇懵了,撑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的人。 “顾南笙,你敢打我?” 顾南笙冷笑:“打你又怎么样?你要打回来吗?” 以前她不敢打对方,结果就是被顾白霜骑在脖子上欺辱,现在她已经想通了,自然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百般忍耐。 反正,最终的结局都是被陆北城和顾白霜厌恶,她还窝囊的忍着干什么? “顾南笙,你别以为我不敢!”顾白霜表情扭曲,怒气汹涌,扑到床上,摁着顾南笙就去抓她的脸,拽她的头发。 顾南笙没耐心跟她打架,推开了她的手臂之后,顺势又是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响起,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这次来的人,却是陆北城。 “顾南笙,你又在干什么?”陆北城一步冲过来,将顾白霜揽进了怀里,眼神冷锐的盯着顾南笙。 “北城……”顾白霜抬脸,她被顾南笙扇了两巴掌,左右脸都红肿了,右脸还被指甲划破,溢出了鲜血。 顾白霜抬手碰了碰,看见指尖的血,登时尖叫:“我被毁容了……北城,顾南笙毁了我的脸!” 陆北城指腹温柔的扫过顾白霜红肿的脸,转向顾南笙的眼神,越发的可怕摄人。 “顾南笙,是不是我之前对你太过于留情,让你真把你自己当回事了?” 指甲狠狠攥紧,顾南笙竭力维持着脸上的平静神色,绷紧了唇角,一句话也不说。 她的沉默,在陆北城的眼里,就是无声的反抗。 “来人。”陆北城开口,话音落下的同时,两个身强力壮的保镖,即刻进入。 陆北城眼神冷冷的盯着顾南笙,一字一句,清醒而又残忍:“给我划花顾南笙的脸。她让白霜毁容,那我就以牙还牙,让她的脸,一样被毁!” 保镖领命,直接拔出了匕首。 顾南笙后背一颤,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顾白霜的脸不过是指甲划到而已,算是毁容了吗?” 陆北城眼底冷寒不减:“顾南笙,白霜不是你能碰的人,你连着两次弄伤她,毁你容只是一个小警告!你如果还敢有下次,就不会只是毁容这么简单!” 他话说完,两个保镖走到了床边,拉住了顾南笙的手臂,手中的匕首寒光闪闪,对准了顾南笙的脸。 “不要……”顾南笙本能的后退躲避,但后脑很快被人给摁住,脸上随即一疼。 殷红的血,点点滴落,染湿了雪白的被单。 顾南笙死死咬着下唇,忍着口中的尖叫声,指甲刺破掌心,满脸隐忍和屈辱。 直到保镖放开她,顾南笙身体一软,虚弱的倒在了床铺上。 脸上疼痛不止,鲜血染红了她的半张脸。 “顾南笙,记住你自己的身份,白霜,不是你能碰的人。” 陆北城说完,抱起顾白霜要走。 “等等。”顾白霜拉住他,委屈的小声道,“顾南笙刚刚说,她死也不会跟你离婚,她要一辈子横在你跟我中间,让我们永远也不能正大光明的在一起。北城,你想想办法,让她现在就同意跟你离婚。” 说着,顾白霜的脸上渐渐露出害羞的神色:“我要跟你在一起,我想成为你的妻子,我一天也等不了。” 陆北城的眸光在地板上的离婚协议书上扫过,眸色晦涩难懂,叫人无法窥探。 “白霜,你不用着急。等不了多久,我就会让那个女人,求着来跟我离婚。现在就这么离婚,对于她来说,是恩赐。” 顾白霜脸色沉了沉,不高兴的哼了一声,扭开头,一副生气了的模样。 陆北城立即柔声软语的哄着,揽着她往外走。 两人刚刚走远,保镖就残忍的拉着顾南笙的身体往床下拖。 “陆总吩咐了,现在就要送你去精神病院。”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