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凤快步走到前台,从抽屉里面取出已经签好字的两份合同,说道:“小兄弟,你看看这合同,要是没问题的话,我们就签了?” 杨天拿起合同,快速的扫了几眼。发现合同并没有其他什么不对。只是注明了一条,自己的职位是饭店经理,负责饭馆的安全和发展,每个月的工资八千块。于是微微笑了笑,从前台取出签字笔,签上字,盖上手印。 秦凤拿着签好的合同,看了一眼,开心的笑道:“哎呀呀!原来你叫杨天啊,失敬失敬,我叫秦凤,合作愉快!”说完,伸出右手。 杨天不失礼节的跟她握了下手,微微笑道:“加油,我们一起把‘和平饭店’做大做强。” 秦凤没有想到一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不由的愣了一下,但很快回过神来,拍着胸脯,说道:“请杨总放心,有你在,‘和平饭店’只会越做越大,越做越强。” “好!”杨天大声说道,接着降低声音,“秦姨,你还是叫我杨天吧,杨总这名字听着太别扭了。” “OK!没问题。”老板娘打了个响指,接着说道:“你们先到外面多逛逛,待会回来一起吃饭。” 杨天回头望了下王晴,见她没有说话,于是点了点头,“好啊,那我先去四周逛逛。”说完转,身离开。 杨天寻思着将来要在这一带发展的话,肯定要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而地理环境必须得了解,一双眼睛不停的扫视着周围,时不时跟身边的王晴讨教几番。 两人正说得带劲的时候,王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说了声“Sorry!”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喂!表姐,这段时间你又跑哪里潇洒快活去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娇气的声音。 王晴微微笑了笑,“小丫头,怎么着,你自由啦?” “嗨!别提了,好不容易找了个替身,打败了老爷子的保镖,可这死小子竟然...我都快被气疯了,我,我现在真想狠狠揍他一顿。” 王晴瞄了一眼杨天,对着电话笑道:“嘻嘻,那我要恭喜你逃出生天了啊。” “嗨!别提了,明天我又要下地狱咯。” 王晴皱了下眉头,“不是已经打败了,干嘛还要回去,怎么,舍不得里面的兵哥哥吗?” “表姐,你就别取笑我了,这次回去一定好好训练,等我出地狱了,再来找你,跟着你混。” “好啊,别让我等太久哦。”王晴说完,将电话挂断。 “喂!喂!表姐,表姐。”打电话的正是蓝月,听到“嘟嘟!”的电话声音,撅起小嘴,说道:“一定不会让你等太久,等着吧,表姐,总有一天,我会像你一样,自由自在的在外面飞翔。” 站在阳台的她,将一双小手伸向天空。 突然,她的眼中闪过杨天的身影,不由的指着远处的天空,咒骂道:“还有你,杨天,等我出了地狱,一定打爆你的乌鸦嘴。” “阿嚏!”杨天打了个喷嚏,“哪个小兔崽子在骂我。” 王晴收好手机,递给他一张纸巾。 杨天也不矫情,接过纸巾擦了下脸,望着周围的人群,说道:“没想到这市区边缘也这么多人?” “你别小看着市区边缘,这里的治安虽然差,但周围一大片工业区,流动人口几十万,别说饭店了,光一个摆地摊的,一天晚上都能赚上好几百块。”王晴悠悠说道。 杨天叼上一支烟,点上火,说道:“难怪老家的人都喜欢跑出来打工,外面的世界真大,而且,还有好多漂亮妹子。”目光停在了一群长发美女的身上。 王晴将挂在胸前的墨镜戴在杨天的眼前,挽着他的手臂,说道:“走吧,去给秦姨她们挑几件衣服,做老板了,好歹也得给人家一个见面礼啊!” 说完,挽着杨天继续朝前走。 两人走在街上,不停的聊着,夕阳照射在他们身上,显得相当耀眼。同时引来四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傍晚,杨天提着大包拎着小宝,走进饭馆大门。 刚进门,后院传来一阵阵的议论声。 “妈,你怎么可以把股份卖了,我们家就指望这个饭店,你把店铺股份卖了,以后怎么办?” “妈也不想啊,可刀疤脸的保护费一年比一年高,还经常在这里白吃白喝的,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关门大吉了。”秦凤在里面继续说道:“杨天功夫不错,一个人竟然打趴刀疤脸三十个人,三十个人啊,而且他竟然将刀疤脸的烟火给抢了,现在这个地盘是他的,你说我不卖股份给他,还有其他办法吗?” “那,那就算卖股份,你也不应该卖掉那么多啊,六成的股份,他就是大股东了,以后我们都得听他的,他不懂餐饮运作,万一哪天头脑发热把生意搞砸了怎么办?” “不会,老妈我看人一个准,杨天面善,心性好,不会乱来,他要是普通的混混,怎么可能主动要求陪钱给我,老妈给你打包票,杨天绝对不会乱来。”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乱来,人心隔肚皮,还有,千万不能让他住在我们家,万一他是一个色狼怎么办,我们又打不过他。”... 杨天忍不住扭头,望着一直挽着自己手臂的王晴,问道:“我,我像色狼吗?” “噗呲!”王晴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接着松开他的手臂,侧身走开两步,打趣的说道:“离我远点,小色狼。” “...”杨天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欲言又止。 秦凤拉着很不情愿的女儿走了出来,看到杨天,赶紧笑道:“杨天回来了啊!饭菜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们了。” “秦姨,这是给你的。”杨天将两个纸提包递给秦凤。 秦凤笑嘻嘻的接过纸提包,“哎哟!杨天,你也太客气了,赚钱不容易,以后省着点,啊!” 杨天将另外两个纸提包递到他女儿的面前,微笑到:“这是给你的。” 秦凤的女儿低着头,看都没看他一眼,将身体扭到一边。 秦凤赶紧将杨天手上的纸提包接到手上,陪着笑脸,说道:“我女儿秦雨,年小不懂事。” 说完,她赶紧将纸提包全部放到一边的餐桌上,拉着杨天的手,“来,坐这。”接着朝王晴招了招手,说道:“你也过来,坐这,坐杨天身边。” 王晴也不娇气,走了过来,坐在杨天的身边。 秦凤把女儿扯到桌边坐下,望着王晴,眯着眼睛,笑道:“你真有眼光,找了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