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很宠女主的小说 让人湿的不要不要的文字

到了打谷场上以后,见到仓库里依旧灯火通明,采药队的妇女们正在这里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一天的收获。 见到我的到来,一群人纷纷以我为调戏对象,说着要给我介绍谁谁的侄女,又是怎样怎样,搞得我满脸都是不好意思。 https://www.lancentcn.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2.jpg 我帮着把药材称重,归类,让王美丽连连惊奇,问我是不是会认草药。 草药我当然会认,好歹我也是农业大学毕业的啊! 现代社会的农业,可不是只是种种稻谷蔬菜水果什么的啊,凡是地里可长的,皆可种,然而,想到这里,我却突然有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这个想法,在我的心中疯狂的增长着,让我按捺不住。 跟王美丽说明了来意,向她诉说了香兰嫂的苦楚,王美丽在村里的形象,虽然是大大咧咧的泼妇形象,但毕竟是个女人,也理解女人之间的难处便答应了下来。 “对了,我看你会认草药,那你会点医术么?” 随即,王美丽对我提出了一个疑问,由于王美丽的父亲去世以后,村里就再也没了医生,而王医师的医术,也没个传人,现在周边几个村子,看病都比较困难。 但是我虽然认识各种药材,清楚药材的药理,但是要是看病,我就确实不懂了。 结果王美丽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医术,郑重的交到了我的手里。 “这是我父亲留下来的医术,算是我们王家的家传之宝,我知道你和潇潇的关系,希望你能多学点东西,也好出人头地啊,以后,别让我家潇潇受委屈就行,唉!” 我看着王美丽眼神当中的期望,也读懂了她的想法,接过那本医术,重重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照例送完果子以后,我便来到了香兰嫂子的家里,看到香兰嫂子正在自家院子里做着针线活,我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看到我的到来,香兰嫂很明显的一愣,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 我跟香兰嫂打了个招呼,先去内屋看了看四哥,却发现他还是那副不死不活的样子,让我一阵烦恼。 嫂子整天都苦成这样了,也不知道乐观点,唉。 我摇了摇头,走了出去,看到院子里的香兰嫂,真感到一阵不值。 “香兰嫂,那个,采药队的事情,我跟王队长说了,以后,你可以跟她们一起上山去采药了!” 我摸了摸鼻子,看到嫂子没有理我,有些尴尬。 “我家的地,是你去翻的吧?” 香兰嫂抬起头,眼神当中闪动着莫名的光彩。 “那个,我想着,这不是六月份了嘛,地翻了,种点大葱什么的,我送水果的时候,带去卖了,挣点钱,也能补贴补贴家用啊!” 我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看着香兰嫂的眼神,以为是她责怪我自作主张呢。 听了我的话,香兰嫂的眼神当中,闪过一抹哀怨。 “小宇啊,你对嫂子这么好,究竟要嫂子怎么报答你才好?” 香兰嫂放下手中的东西,站起身,幽幽的看着我,眼神当中秋波,看得我一阵心动。 “咳咳,那什么,我都说了,嫂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还跟我分什么彼此啊?” 我轻轻挠了挠头,脸上现出一丝不好意思的意味。 “那个,嫂子,我就来跟你说一下,我园子里有点事,先过去了啊!” 看到香兰嫂的那副模样,我的心中大动,心里真有一种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但是这里却是香兰嫂的家中,我那卧病在床的四哥,正躺在卧室里,我的心里就不是滋味。 跟香兰嫂抱歉了一声,就急匆匆的走了。 昨晚在打谷场,受到了了王美丽的启发,我才想起来,现在上面提倡农业脱贫,对此,还提出了很多办法,其中,种植药材,就是其中一条路! 想起村里面妇女每月上山采药,都能卖个高价,虽然人工种植的药材卖不了那样的价钱,但是价钱绝对也不低,比种植蔬菜水果什么的,更赚钱。 我才想起来,我是不是可以,在我的果园里,也种点药材呢?与果树互相结合,创造生态农业,肯定比我光种果树挣钱得多啊! 而且,很多草药自带有驱虫的效果,还能避免给果树打药这些麻烦事情。 想要做好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实际上做起来难,因为很多药草都是比较坏土壤的,果树长在草药旁边能不能活,还是个问题,这就需要专业的考察,以及鉴定土壤的成分等等一系列问题。 但是这一切,都是需要一笔资金的,眼目前我还没这个条件,家里存的钱基本上都被老爸上次病倒给花得差不多了。 现在只能是先把果园打理出来,空余的地方可以种上蔬菜,现在省里不是正说嘛,一季经果两茬菜,长短结合致富快。 果树的成长周期太长了,完全浪费了土地资源,再种上蔬菜,无疑对于土地,是种很好的利用。 正当我在果园中冥思苦想的时候,香兰嫂子风情款款的走了过来。 “在想什么呢?” 香兰嫂看到我一副抓耳挠腮的样子,在我的旁边席地坐下,对着我问道。 于是,我把我果园中种菜的理念跟香兰嫂说了一遍,并邀请她跟我一起干,因为在我看来,这条路,是肯定能够赚钱的!只要广告效果到位,到时候不缺销路,而且,做这个的时候,还可以得到政府的支持,何乐而不为呢? 香兰嫂子看到我侃侃而谈的样子,手撑在腿上,拖住脑袋,两眼放光的看着我,一脸的崇拜。 “小弟,你真是个天才!” 我正一边说着,香兰嫂子直接一下子扑到了我的身上,我毫无察觉,身子一歪,搂着香兰嫂子便滚到了草地里。 “嫂,嫂子,你没事吧!” 我看着我眼前,把我压在身下的香兰嫂,她的脸距离我不到半公分,一股香气直扑我的面门。 “没事,小宇,嫂子真的太高兴了,你帮我翻地,又说情让我加入采药队,现在又带着嫂子赚钱,你这些情,嫂子几辈子才还的完啊?” 香兰嫂直直的看着我,声音幽幽的,气若兰溪。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